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优文 > > 正文优文

邪祟的来历

发布时间:2022-09-23 09:58:09 丨 阅读次数:

  对于这一点,各国都很清楚,所以每逢大战,都会让巫师、僧道甚至儒生随军,除了协助作战,还要做法事、写祭文,来超度战场之上的亡魂,消除死难者的怨邪之气,以减少邪祟的滋生。

  退一步说,就算青塘方面不管自己国内百姓的死活,靠着一路劫掠来补充粮草,不怕粮道被邪祟威胁,也不怕邪祟在他们屁股后面虎视眈眈,没有超度战死的亡魂,可是在大夏那边,却是一直在做法事的。

  虽然被尸魅操控的,大多都是普通尸体,可是刚刚开口高呼‘奈何’与‘拼了’的那些行尸却并不普通。

  同样的,被野狗子操控的那些饿狼野狗,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妖气缭绕。说明它们也不再是普通的犬、狼,而是开始成妖化怪了!

  这些本来应该是被水陆法事超度的亡魂,数以千百计,不仅没有被超度,反而是留在人世间,化作了索命恶鬼。

  如果这些邪物,只是几个倒也罢了,可在水陆法事不停歇的情况下,居然还诞生出了这么多,实属不正常!

  要不是身边还围了一群蛮兵,朱秀才都想要吐槽,青塘卫城里面的那些和尚道士,天天吹吹打打做法事,香火钱捞了不少,结果亡魂没能超度到几个。

  三方邪祟混战,他们一群活人留在这里实在太显眼,也太危险,还是先突出去,等到这些邪祟拼到个三败俱伤,再入场收割比较好。

  崔有愧在看到了秦少游的眼神后,心领神会,悄悄掐诀释放了一个隔音术,屏蔽了四周的蛮兵,让他们听不见自己这些人讲的话。

  秦少游在确定崔有愧释放了隔音术,方才接着刚才的话,问秦巧儿:“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利用战场,利用厮杀和死亡,炼养邪祟?”

  秦巧儿微微颔首:“在做了水陆法事的情况下,不可能还有这么多的邪祟滋生,除非是有人行手段,扰乱了水陆法事的效果,并且将亡魂的怨煞之气,最大化激发。”

  “而且这三种邪祟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也是很不正常的事。野狗子和尸魅倒罢了,前者本来就嗜食尸体,嗅到了尸魅的气息,就跟秀才看到砂舞院,滚山君发现了嫩竹笋一样,会一路追索猎食,倒也正常。可是大鬼主带着鬼卒跑来凑热闹,还跟野狗子、尸魅它们乱战成一团,就有些不合理了。这种几率,比秀才的肾不亏了还要低!更像是有人在故意驱使、诱导它们这样做……”

  朱秀才听到崔有愧的话,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气哼哼的说道:“老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比我肾不亏的几率还要低?我肾什么时候亏过?你这是诬赖!是泼脏水!”

  朱秀才只能把满腔的委屈,都发泄到突围途中遇到的妖邪身上,挥手之间,无数飞刀在血气的操控下‘嗖嗖’飞出,在行尸鬼卒、狼妖犬怪身上戳来戳去。

  在青塘那边也是有玩毒虫蛊物之人,所以蛮兵们并没有起疑,只是觉得这人太过可怕,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尸魅、野狗子和大鬼主,三方厮杀,最终获胜的一方将吞噬掉另外两方,让实力大幅提升!到时候,危害肯定是比现在三方加在一起还要大!

  操控着飞刀的朱秀才,在戳翻了几个被他取名为‘崔有愧’的犬怪后,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此刻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不太可能是青塘方面的人,他们现在仓皇撤退,哪里顾得上做这些事。”

  可是在前天的那场大溃败之前,青塘方面信心满满,至少那位七王子日坎德,是不会想到自己会面临大败,没可能一早就炼养邪祟,来帮自己断后。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坎德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允许战场之上有邪祟滋生?那不是在跟他们抢生意吗?而且对他们的修行极易造成影响,说不定就会让他们走火入魔,发疯发狂。

葩拓文选 - 版权所有 备案号: 鲁ICP备120136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