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榜 > > 正文文榜

欲得美人心

发布时间:2022-09-23 08:27:09 丨 阅读次数:

  朱雀乃是人间极品,方才大半个时辰的缠绵,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让秦逍得到销魂蚀骨的享受,影姨那前凸后翘的丰腴娇躯让人记忆犹新,在这短短时间之内,要将方才发生的一切全都忘记,有违人性,秦逍一时间是万万做不到。

  非但如此,他此刻恨不得再次凑上前,将影姨那柔软的娇躯压在身下再狠狠地讨伐一番,如此情况下,要让自己清心寡欲去修炼忘情诀,几无可能。

  秦逍轻手轻脚从浴桶内爬出,影姨也不知道是否沉浸在修炼之中不知,还是根本不愿意多管,并无发出声音,秦逍只能船上影姨之前准备好的干净长衫披上,不在屋内打扰,出了房门。

  从影姨身上得到的感觉,与蓉姐姐等人完全不同,影姨身上似乎有一种诡异的魔力,平日里端庄沉稳,可是在双修之时的每一个动作甚至发出的诱人气息,却透着极致的妩媚,勾魂摄魄。

  秦逍知道自己这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修炼忘情诀,干脆跑到厨房,瞧见厨房里备有蔬菜,还有几个鸡蛋,想着方才虽然双修的时间不算长,但影姨到最后绵软无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饿了,当下便生火准备煮几个荷包蛋,待会儿给影姨补充一下。

  等到荷包蛋做好,他担心凉了,用一只碗扣着,拿着筷子回到正堂,将荷包蛋放好,自己在边上坐着等候,也不知道影姨什么时候空下来。

  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听到屋里传来声响,他起身推门进去,却发现屋内那盏油灯已经重新燃起,而影姨已经拿了一件干净的褐色长袍穿上,腰间系了一根腰带,却是赤着脚。

  此时影姨正背对自己,从背后看去,长袍掩饰不住那成熟腴美的身段,从挺拔的侧背下来,纤腰呈内弧线,再往下去,以平滑流畅的曲线迅速攀升,丰腴圆润的臀线,那是连最好的画师也难以勾勒,两条长腿再度突出了臀线,成为了绿叶。

  秦逍只看了两眼,就能确定影姨和自己一样,外袍之下,并无一丝。也只有如此,那外袍才会轻飘飘的荡漾,也才能让鬼斧神工打造出来的身段曲线毕露。

  “感觉如何?”影姨也没有回头,走到床边的小案旁,弯下身子,这样的姿势,更是让袍布紧紧裹住,形状浑圆,似乎要破衣而裂,而她也正在拿什么东西。

  看着影姨弯下身子时候那轮廓浑圆的腴臀,秦逍喉头微动,不自禁往前走过去,而影姨正好这时候回转身,微蹙柳眉,略有些恼怒道:“我是问你练功如何?”

  只穿一件外袍的影姨胸脯丰隆,秦逍知道那里有多腴沃,也知道手感有多好,心下感慨,暗想和这样一位极品仙姑在一起,自己如能沉心静气练功,那还真是见了鬼。

  “你虽然练的是道门功法,但却并无真正修道。”影姨倒是颇为体谅,柔声道:“我自幼在道门修行,大多数时候可以做到清心寡欲心如止水,你一直身在红尘之中,让你在这瞬间就进入冥想之境,心无波澜,那.....并不容易。”

  “忘情诀的要领,就是淬炼人的意念。”影姨道:“这世间普通人最难过的关卡,便是酒色财气,陷入其中,很难不被影响。如能在极度的诱惑之中清心寡欲,做到忘情,对修为的提升确实是突飞猛进。”

  秦逍看着影姨的俏脸,心想方才双修之时,影姨时不时地难以控制发出销魂的轻吟,那时候的表情自然是娇美欲滴,但现在却是神情端庄,而且声光影也是平静异常,由此看来,她倒是很容易做到忘情,不知为何,方才还情浓似火的女人这片刻间就平静下来,却是让秦逍心中微有些失落,忍不住问道:“影姨是否不受影响,效果明显?”

  秦逍叹了口气,道:“影姨,真要说起来,也不能怪我心志不坚。”上前两步,与影姨近在咫尺,影姨却不动声色转身走开,竟是与秦逍拉开了一些距离,这让秦逍先是一怔,随即有些尴尬道:“如果不是影姨美貌出众,我也不会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你不该这样。”影姨不看秦逍,只是看着桌上的灯火道:“我和你说过,双修不是为求欢愉,更不是为了沉迷其中。”斜睨秦逍一眼,道:“双修是为了增强自身的欲望,让欲望达到极致之时,再以忘情诀将之忘却,淬炼意念,这......这功法的道理你应该明白的。”

  秦逍心下更是有些不悦,暗想双修之时你情我浓,过后你就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姑,你是道门弟子,可以做到清心寡欲,我却做不到,如此一来,我岂不是成了你练功的工具?

  秦逍虽然喜欢美色,但如果没有两情相悦之情,秦逍还真不屑只是得到身体,在他而言,没有情感的身体之欢,只不过是最原始的冲动,他并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本来朱雀挑选他做双修之伴,在他看来,这位成熟美人对自己多少还是存有男女之情,否则也不至于只是为了双修就将珍藏多年的身子交给自己,但如果对方只是将自己当成练功的工具,却并无丝毫男女之情在其中,秦逍心里还真是很不舒服,甚至有些反感。

  他靠近朱雀之时,朱雀却立刻躲开,这让秦逍心中不悦,也不多言,只是道:“影姨说的是,我差点忘记,咱们只是在练功。”伸了个懒腰,道:“我刚才给你做了几个荷包蛋,在外面桌上,你赶紧去吃,别凉了。已经是深夜,我有些累了,先睡一觉。”也不废话,径自走到床边,脱下鞋子,直接上了床,侧身便睡。

  秦逍躺在床上,好一阵子没有听到动静,朱雀似乎一直站在那里,他也不好回头,过了片刻,听到朱雀脚步很轻地离开房间,他这才回头,见朱雀已经带上门,不由坐起身,想了一下,心中更是不大开心,干脆再次躺下。

  秦逍立刻惊醒,赫然坐起身,却发现床边坐着一人,背对自己,正是影姨,抬头看了一眼,竟发现窗外已经亮起来,自己这一觉倒是睡了好一阵,已经到了黎明时分。

  这双修可不是一次就能结束,按照朱雀之前的说法,这七天之内,每隔四个时辰就要双修一次,前后加起来也要二十多次,也难怪朱雀之前让自己做好准备,这七天下来,体力消耗肯定不少。

  秦逍故意道:“不急,我还没休息好,等一等再说吧,让我恢复一下。”继续躺下去,背对朱雀,心中偷笑,暗想方才还不让我靠近,现在有主动来找我,就要将你先晾一晾。

  朱雀虽然智慧过人,但这种事情却是青涩无比,本以为四个时辰一到,顺理成章就能开始,谁成想秦逍竟然故意为难,她虽然有些气恼,但总不能逼着对方双修,咬了一下嘴唇,忽然站起身,将那件外袍褪下,巧夺天工般的雪白腴美身体在灯火下宛若最极品的玉器,主动上床,在秦逍身边躺下,也不好直接开口,只是故意贴近秦逍,用光滑如同绸缎般的肌肤去磨蹭,有些僵硬地引诱着。

葩拓文选 - 版权所有 备案号: 鲁ICP备120136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