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热文 > > 正文热文

门内门外

发布时间:2022-11-24 22:44:11 丨 阅读次数:

  那种状态下的路西法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在膨胀收缩,在皮肤之下,他浑身上下似乎长满了心脏,在不受控制的跳动着。

  可看到路西法的表现之后,莱恩哈特下意识的觉得,这样的怪物,根本就不是靠着那些复杂的指令就可以控制的。

  莱恩哈特没办法形容那种感觉,刚才的路西法,在那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似乎变成了很多人,甚至变成了女人。

  如果事实如同他推测的那样,现在路西法已经不再是傀儡,反而整个君方集团成了路西法的傀儡的话,那么他的试探,无疑是在找死。

  他打开办公桌前的电脑,进入机密数据库,想要查看路西法的资料,但鼠标放了上去,他却迟迟不敢点开。

  蒋氏毕竟稳定发展了数百年,底蕴雄厚,目前还能勉强撑着,少了无敌境高手和凶兵之后,他们现在的掌舵人非常的果断,割舍了绝大多数的利益,到现在,蒋氏也算个豪门。

  英雄会更加凄惨一些,他们是组织,而不是家族,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在他们身上算是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事实上在巨大的压制之下,英雄会已经可以说是消失了,目前的楠美各地,所谓英雄会多达三十多个,每一个英雄会都宣称自己是所谓正统,其实不过是占据着英雄会的一两座基地而已,拼命跪舔着林族和东皇宫以求生存,所谓傲骨,半点都没看到,跟笑话一样。

  在他看来,现在的星国,无疑跟中洲一样,在面对同样的问题。但关键是星国的问题比中洲要更加严重一些。

  他们两大强者都面临着尖端个体战斗力失去控制的风险,可比起路西法, 至少李天澜的强大还像个人,那是人的强大。

  莱恩哈特喃喃自语着,他的脸色无比挣扎:“我想活着...不...我要对星国负责...我想活着...我的职责...”

  但这也终究只能是想一想而已,他出生在星国,从微末走到这个位置上,这一生他或许做错了很多事情,外界对他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离开星国范围的话,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诅咒他不得好死。

  他要联系君方的那几位已经不怎么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巨头人物,这是试探,也是提醒,无论如何,对于路西法,今后都要多加关注了。

  莱恩哈特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足足过了十多秒的时间,他才伸出手拿起了电话,沉声道:“我是莱恩哈特。”

  他想到了路西法啃食手臂的情景,尽管现在一片狼藉的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什么鲜血,但他依旧感受到了一种刺鼻的血腥味。

  在星国,自从中洲超越了他们,彻底奠定了自己的霸主地位之后,一心想要重新回到巅峰取代中洲的星国直接将中洲当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

  汉语在星国是一门必不可少的课程,如今星国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都会讲汉语,几乎百分之百的人都会说几个汉语词汇。

  虽然汉语在星国普及率已经极高,但大部分时间里,星国甚至欧陆联盟之间的对话都是有他们自己的母语的,只有在面对中洲人的时候,他们才会不自觉的讲汉语。

  电话里那道声音笑呵呵的说着:“现在么...只是一条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罢了,不知道部长先生愿不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给我一个豪华的狗窝?”

  曾经是中洲的人,现在自嘲是丧家犬,但却又底气找他这位星国的顶尖人物要一个豪华的‘狗窝’,能有这种底气还有这种境遇的, 还能有谁?

  莱恩哈特不奇怪对方为什么能直接将电话打到自己的办公室,两人之前或许没什么交集,但一个电话而已,以电话对面那个年轻人的手段,要个电话实在是太简单了。

  电话里,江上雨轻轻笑了笑:“如今我也算是走投无路了,希望星国能够收留一二,不知道方不方便?”

  “感谢部长先生的慷慨,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如今的我虽然狼狈,但对自己的狗窝,也不是没有一点要求的。”

  毕竟对于他来说有很多选择,虽然都不是很好的选择,可对于被选择的一方来说,他的加入却只有好处,没什么坏处。

  他用笑声掩饰着自己的紧张,但话语中却还是透出了一种近乎迫不及待的急切:“江,你真的决定加入星国吗?你...近期有没有来星国的打算?如果有的话,我可以为你安排盛大的欢迎仪式,我会亲自出席,议长也会亲自出席,而且...”

  江上雨轻轻笑了笑:“仪式什么的,可以以后再说,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部长先生共进晚餐,距离防御部两个街区之外的盛唐餐厅等你,老实说,星国的中餐,做的味道真的是有些奇怪。”

  莱恩哈特知道那里,那里虽然不是唐人街,但却是如今比较出名的一家中餐厅,他点了点头,爽朗的笑了起来:“这个不是问题,江,你要相信星国的诚意。

  如果这里的饮食你不习惯的话,我们可以邀请来自中洲的大厨,甚至你日常需要的饮食,我们都可以在全世界各地专程为你空运过来。

  或者说,江上雨来的真的是太及时了,几乎可以说是在他最需要,甚至是在星国最需要的时候,江上雨适时的出现在了星国。

  黑暗世界目前已经有了很多传言,有人说江上雨虽然被赶出了中洲,但根本就没有离开中洲,因为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李天澜亲自出手把他干掉了。

  在他的视线里,路西法正站在门外,弯着腰,做出了侧耳贴在房门上偷听的姿态,一动不动,脸上带着无比诡异的笑容。

葩拓文选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