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妙篇 > > 正文妙篇

鬼泣

发布时间:2022-09-23 10:02:09 丨 阅读次数:

  已经换上道童装束的小满一溜烟的冲到了灶房里正在为两个弟子烧一条红烧鲤鱼的徐明安面前,大声道:“师父师父,炼丹炉内我看到几颗丹药成型了!”

  徐明安急忙将红烧鲤鱼从锅里盛了出来,然后朝着锅里加了些水,跟正在烧火的小寒说道:“小寒,把火撤了。”

  下一刻,徐明安带着两个弟子冲进了炼丹房,只见那座停在茅草屋里的炼丹炉没有像是上几个一样直接炸锅,相反,在依旧暗红色的炉灰之间,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颗粒正散发着浓郁的丹药香味,没错,真的成丹了!

  徐明安大喜过望,虽然仅仅只成丹了四颗镇元丹,但已经是一次极大的进步了,他急忙坐下,拿出一张纸,以一截焦黑木炭在纸上写写划划,将这次炼丹的火候、提炼丹药时运转心法的时机都给尽数详细记下,以后只要按照这个路子走就是了,成丹的几率会大大提升。

  小满以小铲子从炉子里将四颗丹药小心翼翼的取出,放在干净盘子里,笑道:“这就是山上神仙吃的丹药吗?”

  徐明安宠溺的摸了摸少年的脑袋,笑道:“按照丹霞谱记载,这种镇元丹应该算是比较寻常的丹药,帮助修士破境用的,效果是有,但显然与上乘的丹药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去把师父的锦囊拿过来,得赶紧把丹药收起来了。”

  小姑娘眨了眨一双大眼睛,道:“如今咱们道观里炼制出仙丹了,是不是以后就不用天天吃糠咽菜了呀?仙丹应该是很贵的吧……”

  徐明安挠挠头,笑道:“放心放心,等师父再来一炉,多炼出几颗丹药来,到时候就拿这些丹药去卖钱,换了钱之后,咱们就能从小镇那边买许多好吃的了,还能请泥瓦匠山上修缮一下屋顶,再到下雨天,咱们就不会被观里漏雨的声音弄得睡不着咯~~~”

  而徐明安则心头暗暗思付着,之前林昭有说过,只要自己炼制出丹药来,林昭是可以帮自己拿出去卖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来的,其实徐明安有些担心,毕竟林昭只是人家的一个护院剑修罢了,真有这么大的能力?但是他信得过林昭的为人,所以就再等凑一炉丹药之后,便给林昭送了去,到时候赚着名正言顺的钱,重振山门就有希望了!

  林昭以游戏里的睡眠状态养足了体力,从床上翻身而起,外面柳璃樱已经在等待了,打了一盆水给公子洗洗脸,林昭洗得极其敷衍,朝着脸上撩了两把水便用毛巾擦干净了,而柳璃樱则吃吃笑,其实她觉得还可以再洗洗,但公子是男人嘛,也没必要事事那么精细。

  书房内,手握千骑卷雪的林昭龙飞凤舞的写了几张天雷符,消耗了大半体力之后便将天雷符收好,旋即一个箭步冲到了葫芦藤一旁,撅着屁股蹲在那里仔细观察,了妖族,也不知道后来的去向了,这种至宝,想必不会随意处置,说不定妖族祖山又在酝酿一个手持日月水火棍的大妖了。

  丹霞山上,年轻道士徐明安背着一把真武剑,带着两个弟子下山了,就因为小寒早上说了句师父我好久没吃馄饨了,山上今天已经没肉了,徐明安也不太会包馄饨,只得揣着最后的几枚铜板,带着两个弟子下山饱餐一顿。

  山下,一间馄饨铺子正在开张,老板是一个精瘦的男子,赚的是过往客商与山上修士的钱,徐明安带着两个弟子在一张小桌旁坐下,要了三碗馄饨,三人正吃得挥汗如雨的时候,一旁的一桌来了两位客人,是一对年轻兄妹,兄长一袭青衫,江湖修士打扮,妹妹则一袭深蓝长裙,长得颇为好看,只是一双眼睛通红,似乎刚刚哭过。

  一坐下来,妹妹再次落泪,道:“哥,从小到大,爷爷最疼爱的就是我们两个了,我不想让爷爷死……”

葩拓文选 - 版权所有 备案号: 鲁ICP备120136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