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妙篇 > > 正文妙篇

给你一个机会

发布时间:2022-11-24 19:52:11 丨 阅读次数:

  可能说这些钱投入到实业中会获得更好的效果,老百姓也能获得更多的好处,只是很可惜,朱厚熜没有那么大公无私,他为了这个国家已经牺牲了很多了,也不能把自己的爱好都完全放弃吧。

  很快,孔慈渐渐有了意识,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无比的清晰,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而且外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往自己的身体里钻一样。

  「好了,别乱动,知道你醒了,这些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多吸收一会总是好的,你虽然现在算是一个先天大宗师了,但是你的境界,你的身体都是跟不上的,这一锅药可是花了不少钱的,能吸收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潜力了,你只要让自己的意识放空就行了。」

  孔慈的状态都在朱厚熜的掌控之中,这桶药消耗的倒是蛮快的,证明这家伙的天赋还不错,但是这到底只是外力,他也没有办法将一个普通人通过药水直接蜕变为先天大宗师,只能说稍微接近,总比之前的身体要好很多。

  「多谢陛下。」这话说的那是真心实意,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中蕴含着无穷的力量,陛下为了他恐怕废了不少心吧。

  「你好好吸收吧,记住,你是朕的影子,影子的实力太弱怎么行,朕还要对你委以重任呢,你的能力越强朕越开心,朕说过,只要你有能力,朕可以给予你想要的一切。」

  「诺。」孔慈没有多说什么,现在他都是索取而已,陛下既然废了这么大的劲,一定会让他付出一些东西的,他只要静静等待就是了,他相信也不会太晚。

  「嗯,你听着就是了,我把你的武学境界强行的提升到先天大宗师的境界,但你也只能算一个伪宗师吧,虽然不是完整的,但你全部接受之后也能继续提升境界,在到达孔圣的瓶颈之前你都可以提升,只是如果你真的能够完美的继承他的境界,后面的提升会非常难,只是离现在的你还太远了。」

  朱厚熜停顿一会便继续说道:「朕会给你一段时间适应自己的身体和新的境界,然后你会收到一批新的属下,这些都是通过同样的方法提升的,但最多恐怕也就是后天期吧,你们的职责有点类似于东厂,要干点脏活累活什么的,但是难度要更高,还有就是,现在你已经有能力肩负起影子的重任了。」

  这批人训练出来还是很有用处的,江湖高手虽然对于军队来说可有可无,战场上更需要令行禁止,个人英雄主义可能会害了一整支队伍。

  但是在某些情况下或者说某种场合还是非常合适的,这样一支精英小队可以干很多的事情,具体的朱厚熜可能会让他们负责情报吧,让身后的影子负责情报的收集,朱厚熜感觉非常合适。

  帝国必定需要一个优秀的情报系统,之前的情报系统大多是由东厂和锦衣卫负责的,但是东厂更多的是负责一些脏活累活什么的,锦衣卫的事情也就更多了,情报的事情只能说是附带的。

  自己负责的事情或许会多想着一点,但是其他方面的就相对薄弱了,所以一个专门情报系统的组建势在必行,孔慈应该是没有问题,如果不行的话事情肯定是有他做的,只是相应的权利什么的就别想了。

  如果没有这个能力,朱厚熜肯定是另选他人,至于孔慈,到时候估计会带在身边,作为一个真正的影子用吧,朱厚熜无所谓,一个先天大宗师,怎么用都好,就看孔慈自己怎么选择了。

  的想法,孔慈也有,而且非常的强烈,朱厚熜能够理解,他也给他机会,情报部门非常的重要,虽然说比内阁肯定要低一级的,但是重要性却丝毫不差,做得好的话,地位上肯定不比任何人要差。

  毕竟他是对自己直接负责的,相当于杨慎的锦衣卫,干得好的话完全可以和几人平起平坐,就看他的本事了。

  当然,朱厚熜只是提供一个机会,他给人给钱,但是怎么建设,就看孔慈自己了,如果这个情报部门能够建立起来,很多事情都会相对容易很多,起码以后建立税务部门的时候会方便许多,有没有偷税漏税的情况,总要拉几个典型出来的。

  杀鸡儆猴这种事情,自然是需要一个强大的情报系统,毕竟这东西和别的不一样,要让人家心悦诚服,要让一些人心中有所敬畏,毕竟这种东西还是得靠自觉,他情报部门就算再牛皮,又不是大数据,最多只能监控一部分重要的人,大部分交税还是得靠自觉。

  税务这方面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啊,主要是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这个部门想要干得好,必须要找一个有魄力的领导者,起码目前朱厚熜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或者说还没看到。

  当然了,朱厚熜暂时还不着急,毕竟他还没打算对税务下手,他一向是走一步看一步,有合适的人才才会想着建设这个部门,要不给徐阶?

  朱厚熜突然想起了这么一个人选,但是干这个需要不怕得罪人,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干得好,怎么说呢,趋利避害被他刻入骨子里了,搞税收真不一定呢个搞得来。

  当然了,在内阁历练一段时间之后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看看他的想法,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先带人干一下,别的不说,先拿京城试点就是了,京城的人都被揉捏成这样了,如果这还搞不定就别说其他了。

  有点扯远了,朱厚熜和孔慈说了一遍之后便离开了,能做的他都做了,剩下能够走到什么份上,这家伙能够走到什么地步就看他自己了。

  出来只感觉一身轻松,虽然说这次被阴了一把,但是他也看开了,换条路就换条路吧,之前还畏首畏尾的,现在反倒是更加的坦然了。

  明知道集思广益或许可以获得不一样的收获,但是因为自身道路上的熟悉还有对未知事物的畏惧,所以一直非常抗拒这种事情,他也获得了不少好东西,各门各派的典籍都有涉及,但也都是浅尝辄止。

  怎么说呢,他都有点患得患失了,有一条康庄大道就不想去开阔进取,只想着走前人走过的道路,现在还早,真要是这样下去,未必能够有所成就。

  现在也好,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他也看开了,以后也没必要那么畏首畏尾了,虽然未来的道路更加的曲折,但是内心却无比的舒畅,此中得失倒是不好说,不过想要看得更高,必须有一往无前的气势。

  之前的他确实是畏惧了,主要是他的修炼条件实在是太好了,身为皇帝,基本上他想要什么都有,如果是普通人,怎么可能花上几百万两银子去培养兴趣爱好呢。

  而且随着国家的不断发展壮大,他所能支配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完全没有必要去冒险,只要按部就班,就算走不到更高层次,按照他的想法来说到达先天巅峰基本上是没问题的。

  可惜啊,当他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基本也就失去了进取心,虽然他一直都在说不在乎皇帝的位置,但确实是在享受皇帝这个身份所带来的便利,这本身就是矛盾的。

  现在好了,就算他不想改也不行了,算是被迫的改变道路,虽然有些恼怒,但是想开了之后倒是也觉得无所谓了。

  「主子,您有什么吩咐?」吕芳看到朱厚熜出来连忙出来候着,虽然陛下让他回去,但是怎么可能级组合么回去,自然是要守在陛下身边,

  「不是叫你回去么,你呀你,朕又不是小孩子了。」朱厚熜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语气中的欣喜还是掩饰不住的,谁都需要被关心,朱厚熜也不例外。

  想开了之后感觉舒服多了,之前真的被所谓的康庄大道蒙蔽了双眼,这条路真要是这么好走,早就有人走得通了,何必等到现在,就算他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就凭他的心境有破损,未来绝对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

  「没有的事,主子刚刚恢复,奴婢也是怕下面的人照顾不好主子,主子放心,绝对不会耽误明天的工作的。」吕芳自然能够听得出来陛下言语中的意思,一时间语气也带着欢快的意味。

  怎么说呢,感觉陛下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陛下身上好像恢复了初见之时的那种气质已经那种难以言表的自信。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为陛下高兴,这一年陛下并不开心,哪怕他是皇帝,也不是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行吧行吧,那你就跟着吧,这个给你吃一颗,补气养生的,能够恢复元气,不过也不能常吃,还是得适当的休息。」朱厚熜心情好,给了吕芳一瓶药,这些东西倒不是他舍不得给,怎么说呢,虽然说是补气养生的,但是他们这么硬熬,还是会伤身的,所以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

  当然了,偶尔吃一些也是没问题的,朱厚熜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放心的,别的不敢说,一颗下去疲劳尽散,只是很多的原理朱厚熜没有太搞明白,再者说了,这是朱厚熜亲自炼制的,自然是当做赏赐给,还能想要就要么,那朱厚熜真成了无情的炼丹机器了。

  「奴婢叩谢陛下。」吕芳自然是美滋滋的接过去,被的不说,起码这是陛下赏赐的,那意义就不一样,再者说了,陛下赏赐的丹药一向很有效,类似的丹药之前也给过,好用的很,只不过就那么一瓶。

  「你我之间就不要有这么多的礼数了,对了,有黄锦的消息么,之前朕先走一步,这都半个多月了,怎么还没消息?」黄锦就相当于一个大电灯泡,被的不说,起码进入京城他还是能够知道的,这都多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谁知道这家伙摸到哪里去了。

  「奴婢昨日收到消息了,黄锦也不知道怎么跑的,竟然跑到漠北去了,现在正在往回赶,陛下若是急着见他,奴婢叫他加快脚步。」说到黄锦,吕芳也略感无语,这家伙怎么这么不靠谱呢,把陛下丢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把自己给丢了,也是没谁了。

  「哈哈,可乐死朕了,竟然能把自己给丢了,算了算了,让他自己慢慢回来吧,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吧,这一趟下来估计能学会不少东西。」

  朱厚熜都忍不住笑了,确实不容易啊,往山东去能把自己弄到漠北去也是没谁了,路上还能就没有遇到人么,还是说被人坑了?

  感觉都不好说啊,回来肯定要问一问的,也不容易是吧,还好有武艺在身,不然身上揣了这么多钱,早不知道死在哪个山沟里了。

  「行了,不说他了,那你既然不睡,那就陪朕到内阁走一趟吧,顺便给朕说说最近的事情,看你们挺忙的,倒是朕的不是了,要不是朕受伤了,你们可能会稍微轻松一点。」朱厚熜说的很随意,确实是他的问题,他要是不乱跑或者不这么任性现在也没这么忙,虽然不后悔,但总要有所表示的。

  「奴婢不敢。」吕芳自然是不敢接受皇帝陛下的道歉,陛下可能就是说说而已,你要是认真你就输了,吕芳在宫里这么多年了,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没有眼力见的人都死了。

葩拓文选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