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美文 > > 正文美文

天狼

发布时间:2022-11-24 22:46:11 丨 阅读次数:

  特种兵不是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高大威武,身着一身先进装备,目光永远炯炯有神,一脸深沉的模样。特种兵也不是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无论怎么狂轰乱炸,弹雨横飞。都不能其分毫的神人

  特种兵也不是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一群美女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闲暇时光可以谈谈恋爱,还要很装逼的目视远方说一句经典台词:我爱你,但比起拯救世界来说,爱的确微不足道。

  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训练,不到当年我们训练凄惨度的百分之一,我们那一届特训营,有两个兵跑到了活活累死!有的做俯卧撑做到腰断!

  战场上,只有残酷,欺诈,凶狠,只有你所能想象得出的一切人间最血腥和暴力的词汇,没有文人骚客抒发的那种情感。

  我有一个兄弟,受伤了,我们抬着他一直走,不断的跟他讲话,不让他睡过去,临死前,他的遗言是:“妈的!我还没碰过女人1我们都知道,他救不活了,班长碰过女人,不断的在那里说着女人,直到他眼睛闭上没有睁开。祥子,我的好兄弟,临走的那天晚上,跟我打赌说,他回来的时候要跟我比赛打鸟,一人1发子弹,看谁打下来的鸟大,可是他没有回来。

  另外一个兄弟告诉我,他们的一个兄弟,被人用高射炮追着打的时候,两只脚在地上狂奔,而身体已经飞到了半空!而我,和副射手潜伏了几天,一枪打完之后,换回来的是十几门迫击炮的炮火覆盖。

  孩子们,战场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浪漫,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富有诗情画意,这里只有血是真真正正的,其他的一切都是虚的。

  曾经参加演习,军报上充满了吹嘘某某部队神勇无敌,军事合格,政治过硬,可殊不知,这是一只在演习战场上被我们打残的部队!他们的军事主官如果按照实战,此时脑袋应该摆在了我连长的办公桌上换军功章了,我拿着军报很不解的问连长,为什么军报上没有我们的名字,连长说:你想要名字?好,你要是死了,躺在麻栗坡上,我会让人给你刻上名字!

  那一年,我们摸进敌营,一夜之间不声不响的干掉了400多人,保边境线上十年他们不敢动作,没人知道。

  那一年,我们为了给边防连的兄弟们复仇,追着一个武装集团打了三个多月,打到他们哭嚎:那边的兄弟们不要再追了,我们知道错了!没人知道。那一年,我们奉命去救一个被俘的兄弟,人救回来的时候,生殖器被割掉,手被剁掉,眼睛被挖掉,他对我们说,痛快点给一枪吧,这也没人知道。

  每一年,边境线上有多少这样默默无闻的兵在拼命?每一年,有上百个这样的兵在这样或那样的战场上牺牲,也没人知道。家属只会知道几个字:因公牺牲!

  电视上的特种兵,永远是那么酷,你们可知道,每一场战斗下来,我们眼里流露出来的是疲惫。电视上的特种兵,永远是那么忠于人民,你们可知道,每一天,我们都在掐指算着自己退伍的日子?可到了那一天,谁都不愿意走?

  电视上的特种兵,身边的美女环绕,特种兵还要装逼般的为了大家舍弃小家,你们可知道,当年一封嫂子的来信,能让我们一群兵津津乐道的说上一个星期?你们可知道,我一个兄弟,抓到一只母的老鼠,都好吃好喝的供着舍不得杀!

  我爷爷说过,当年和日本鬼子拼大刀,没有任何想法,只想着劈死他,逃出包围圈,我姨夫说,在朝鲜上面对美国鬼子的炮火覆盖,他们蹲在山洞里,心里念叨着两个字:活着,活着。

  你们也不会知道,当年我渗透的时候,碰到一个同样渗透的敌人,双方甚至想都没有想,拔出了匕首就肉搏,我只不过运气好,快了那么零点几秒划破了他的喉咙,你们也不会知道,当年我们一个兄弟,在遭到伏击卧倒的时候,压到了地雷上,人被炸成了几截。

  你们更不会知道,每次出动,我们都是做最精心的准备,却做好最坏的打算,遗书总是整整齐齐的放在叠好的被子上!

  我们不是何祥美,能碰上一个徐大人钦点,也没那个运气,碰上立典型立刻攀上高枝成凤凰,我们只是炮灰!只不过是一个价值高一些的炮灰而已。

  当然,若你只是想去当一个电视上宣传的那种所谓的“特种部队”,学几招花拳绣腿回来做谈资,那当我什么都没说。

  如果你真的想成为一个特种兵,你要好好的想想,你能干得了这种非人的职业么?孩子们,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美好,特种兵也不过是一个职业,跟你读书,教书,做司机,营业员并没什么区别,不管你做什么,你做好了,那么你就是一个成功的人了。

葩拓文选 - 版权所有